rss 推荐阅读 wap

石家庄在线_石家庄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xxx  医院  云南  自驾游
首页 新闻聚焦 城市报道 理财投资 养儿育女 衣食住行 购物消费 体育娱乐 同城信息 生活家居 微商创业

我国结婚登记人数7年连降 结婚这个事儿怎么就不香了

发布时间:2021-05-04 16:41:05 已有: 人阅读

  近日,2020年民政统计数据出炉,全国结婚登记人数813.1万对,同比下降12.2%。我国结婚登记人数从2013年后呈现下降趋势,2020年全国结婚登记人数再创新低。

  根据最新民政统计出炉的2020年度各省、市、自治区婚姻登记数据:结婚登记TOP5地区为广东省(63.3万对)、河南省(62.5万对)、四川省(53.5万对)、江苏省(49.2万对)以及山东省(48.7万对)。与往年不同,2020年结婚登记人数最多的省份为广东省,河南省结婚人数较上一年同比下降了18.1%。

  2020年结婚登记人数持续下降,受到多种因素影响。新冠疫情影响,全国多地婚姻登记处长时间关闭。适婚人群数量的减少,加上平均结婚年龄线越来越高,晚婚乃至不婚者越来越多。此外,大城市的高房价、高经济压力、女性意识觉醒,以及婚后育儿成本大等因素,也影响了年轻人的结婚意愿。

  许多年轻人表示,不结婚是因为“穷”。一个“穷”字带着一种戏谑,但其背后却蕴含着更为复杂的社会因素。

  一方面,有时过高的物质标准让年轻人对婚姻望而却步。相关调查显示,结婚需要的越来越高物质条件,是导致晚婚或者不敢结婚的重要原因。

  张帅是一名公务员,已经工作3年的他表示,还没有考虑结婚的问题。“我室友的爸爸前几天专门来北京陪他看房子,说要给他买房子,让他谈恋爱结婚。我知道现在结婚对方都要看你的物质条件,比如有没有房、有没有车,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有房才能谈恋爱结婚呢?”张帅的困惑其实也是大多数人的困惑,虽然不明白婚姻为何一定要与房子、车子在一起。“大家都这么认为,就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了。”张帅说。

  “当今社会对婚姻的幸福绑架进了太多的物质条件,比如车、房、彩礼,加之一些情感自媒体不断提高择偶标准,致使当代年轻人没有能力去实现自己对婚姻的内在期待。”著名心理观察员、某高校心理学教师周若愚表示。

  因此,“穷”不只是它表面所蕴含的意义,实际上更像是一种外显的态度,包含了年轻人对当代社会的结婚花费巨大的吐槽。在许多人,尤其是男性看来,只有事业有成、在社会上有地位,才有时间有成本去谈婚论嫁。“事实上,如果要有房有车有学历有稳定工作再结婚,恐怕大部分人需要到40岁才能达到某些人的婚姻标准。”周若愚感叹。

  另一方面,对于许多“单身贵族”来说,害怕“婚后复贫”、“失去自由”,是其选择不进入婚姻关系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少女性表示不结婚的原因是女性独立了,没有必要依附于婚姻和男性而生存。李佳是一位媒体工作者,刚过完30岁生日的她在朋友圈写到“正式加入30岁相互扶持俱乐部,感恩一切爱和美好”。

  单身的李佳有着稳定的收入,平时上班、健身、读书,年假独自出去旅游,她似乎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与她一样,许多女性过着品质较高的单身生活,身边朋友的经历让她们担心婚后自己的生活水平会下降。许多单身女性认为,“我自己一个人过得挺好的,为什么要找一个人一起吃苦呢”“我特别害怕婚姻会让我变成一个精打细算的家庭主妇”。

  不仅仅是结婚登记人数7年连降,我国婚后夫妻生育意愿和人口出生率也在降低。根据发布的《二〇一九年全国姓名报告》,截至2019年12月31日,2019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179万,也就是说,同口径的数据,2020年比2019年减少了175.5万人,下降幅度约为14.9%。

  33岁的菲菲(化名)是一名标准的都市白领,健身、旅游、美食是她人生三大乐趣,虽然已经结婚多年,生孩子这件事却从未在她的日程上出现过,“我可能太爱自由了吧,而且自己挣钱自己花不好吗?生了孩子我肯定不能过现在这样的生活。”

  浙江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副教授姚引妹表示,经济快速发展之后会促进人们生育观念的转变,无论我国此前是否宣传计划生育政策,伴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生育率都会降低。从国内看,目前全国各省份生育率差异与其经济发展水平呈负相关,经济发展水平越高的地区,出生率相对较低,符合世界人口发展的一般规律。

  “生育率下降就像从山上慢慢滚下的石头一样现在这块石头已经滚到山脚下了,想将它往上搬就很难了。”《大国空巢》作者易富贤说。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内地的初婚人数从2013 年的2386万减到2018年1599万、2019年1380万人,20-24岁结婚数从2011年953万人锐减到2018 年436 万、2019年365万人。易富贤说:“而每年的出生人口数与初婚人数,尤其是与20-24岁结婚人数极强正相关。”

  “长期以来晚婚、晚育的观念早已深植于中国人的心中,加上国内人口迁移的增多,背井离乡的年轻人离开了族谱文化的影响,渐渐远离了传统的生育观念,加之离婚率的日渐升高,生育率的下降很难避免。”易富贤表示。

  此外,易富贤还指出,现如今高昂的房价和高额的养育支出,让许多处于育龄年纪的年轻人“不想生、不敢生”,同时,各项经济、社会政策都是围绕一个家庭只有一个孩子进行的, 产假等生育政策和教育体制等方面都难以为多胎家庭提供现实支持,导致二孩、多孩难以实现。

  今年全国“”期间,很多代表委员就生育问题提出了建议,如何提升年轻育龄夫妇生育意愿成为大家关注的问题。

  由于生活压力增大、生活节奏加快,很多单身男女选择使用更为便捷的情感获得方式。比如不少人选择“虚拟恋人”作为情感解压的方式,这也成为单身经济的一个组成部分。

  罗文姬透露,“一开始是因为无聊,后来是遇到了一些生活上的问题,比如论文写不出来,打游戏老是输,想找个人说说话。有时候心情好,也会想找个人陪我玩。”她表示,“虚拟恋人”比较像她的朋友,现实中她的朋友太忙,也不好意思老是麻烦对方,因此选择找网络上的人来倾诉。”

  淘宝上经营“虚拟恋人”店长张婷(化名)表示,“虚拟恋人”行业主要就是陪来访者聊天、哄睡、叫早,给他们一种谈恋爱和陪伴的感觉,让他们没那么孤单。她们店铺的来访者年龄从18岁到40岁都有,年轻人占比更高一些。

  “虚拟恋人”行业才起步不久,并没有成为一个大的单身经济的分支。一些刚刚从事“虚拟恋人”行业的从业者,每单收费仅20元,甚至有不少是公益的性质。但不少从业者认为,未来对“虚拟恋人”的需求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因为单身人群在增加。

  虽然,一定程度上,“虚拟恋人”能满足消费者的部分精神心理需求,产生积极作用。但也要看到,甜甜的恋爱之下潜藏多重风险,需要警惕。譬如,消费者遭遇杀猪盘,导致财产损失;再如,打着“虚拟恋人”的幌子提供打“擦边球”的服务,存在违法风险。此外,还有人消费上瘾,产生精神依赖,混淆了虚拟与现实,给个人生活带来不良影响。更重要的是,要看清“虚拟恋人”的本质,厘清虚拟与现实的边界。

  目前单身经济已经成为一个独特的消费细分市场,完全可以和婴童市场、“银发经济”、“她经济”等市场相提并论。单身消费人群已经成为一股消费新势力。“单身经济”囊括了各个消费领域,不仅包括食品、家具、娱乐等,也涉及地产、教育、保险等行业,具有休闲化、社交化、猎奇化、个性化的特点。据国金证券发布的《单身经济专题分析报告》,单身人群消费具有“花钱买方便”“花钱悦己”“花钱买寄托”“花钱获得自我提升”等特点。“单身经济”风潮下,“一人份产品”如小型家电、“一人食”受到市场推崇,线上交易备受青睐,单身群体信奉“颜值即正义”,热爱旅游、养宠物、打游戏、养成类娱乐节目,并热衷于持续的教育、培训,不断的自我提升。

首页 | 新闻聚焦 | 城市报道 | 理财投资 | 养儿育女 | 衣食住行 | 购物消费 | 体育娱乐 | 同城信息 | 生活家居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石家庄在线 www.jtsdz.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21

电脑版 | wap